忘羡一曲远,曲终人未散

半熟全职粉,魔道书粉,楚留香生活玩家,粘锅咸鱼,cp走向☞叶all,all王,all喻党,叶受只吃喻叶
偏爱all王all喻

看心情更文,不吃bg
楚留香大概是华武华,all暗之类的,乱七八糟的杂食
楚留香已a

魔道忘羡不逆不拆,其他cp随意
没脑子一号,谨慎关注
我是一个下不去手开车的废人

【周王】天使很爱你


ooc注意
可能有点玛丽苏
不喜勿喷
注意避雷
有番外



漆黑的走廊终于恢复了许久未曾有过的寂静,走廊的尽头偌大的房间中央,一个人静静地伫立着,看着面前水晶棺中沉睡着的人,眸中的悲伤几近溢出。墙上的时钟滴滴答答的走,分明是满布生机的夏季,窗外的绿叶却在悄无声息的飘落。

“小周。”

“我曾经以为我能预知所有,预知过去,预知未来。”

“我预知到了你的出生,你的成长,你的人生。”

“我预知了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成就,自己的未来,却预知不到自己的死亡。”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我无论如何也预知不到你的离开。”

“你的到来改变了我的命运。”

“你的永远离开,原来,是我人生最后的转折。”

王杰希伸手轻抚着散发着微光的水晶棺壁,身体如坠冰窟般寒冷,棺中,周泽楷微阖着眼睑,带着浅笑像往常一样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王杰希蹲下身,靠在棺壁上抱着自己垂下头。空旷的房间再次恢复了平静,只剩下深入骨髓的酸涩在空气中蔓延。

王杰希曾是大陆第一的预言家,他一生有过无数预言,从未有过任何差错。

大陆第一的预言家有一个不爱说话的搭档叫周泽楷。周泽楷曾经是西文伯爵的小儿子,幼年的时候他的父亲因为触犯了国王的禁忌致使被抄家,女人送入国王的城堡为婢,男人则发配边疆,而孩子则只能四处乞讨以求生计。

寒冷的冬夜,周泽楷缩成小小的一团靠在一栋别墅墙外的角落里试图取暖。凛冽的寒风没完没了的往他的身体里钻,一点一点的掠夺着他身上最后的温度。周泽楷微微颤抖着抓紧外衣,他觉得自己快要被冻死了,就像他的哥哥姐姐一样冻死在这国都街头。

周泽楷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凉,意识朦胧之际,一件大衣盖在了他的身上。

“小周?”已经停在这一页很久了,王杰希试探性的拍拍周泽楷的肩膀叫道。周泽楷回过神,抬头看着站在自己身旁的恋人,伸出手臂环住他的腰把他一把拉到自己怀里。王杰希在周泽楷的腿上坐稳之后惊魂未定的瞪了他一眼。周泽楷双手环住他的腰,把头埋在他的颈间。王杰希反抱住他,轻拍他的背安抚着。恋人身上淡淡的薄荷味充斥着周泽楷的整个思维,感觉心情恢复了不少,周泽楷抬起头,看着坐在自己怀里的王杰希,自己搂着王杰希腰的手,大脑高速运转,几秒钟之后,周泽楷捂住通红的脸开始装死。王杰希有些好笑的伸手揉揉他柔软的头发,嘴里慢慢上扬。

窗外花坛中的玫瑰花慢慢的垂下了花茎…

周泽楷整理好衣服跟随着王杰希坐上了来自王宫的马车。

“小周,别担心。”王杰希握住周泽楷冰凉的手,低声安慰。旧王退位,新王上台,王杰希的存在对他的统治造成了很大的阻碍,所以这次进王宫,国王定会将他俩分开,以便于除掉王杰希。

周泽楷垂下头,抱住王杰希的腰,把脸埋在他的颈间,小声说了一句话,在王杰希试图询问前,松开他,坐到马车一边别过头去看向窗外。

正如两人所料,国王果真将他们安置在相隔甚远的两间房中。王杰希吻了吻周泽楷的唇角,转身走进房中,合上门。周泽楷愣在原地,瞥了一眼身后树丛里的黑影,抬脚回房间。
清晨一如既往地很快来临,两人有些难以置信地坐上马车返回别墅。

回到别墅后,两人继续着自己平静的生活,一切,似乎没有什么不一样。

过了很久之后,王杰希忙完邀请回到家中,两人像往常一样抱在一起入睡。

“小周…”怀里传来一道无力的声音,周泽楷猛的睁开眼睛,看向怀中的恋人。王杰希软绵绵的趴在他的身上,头埋在他的颈窝,嘴唇在他颈间的血管处来回摩挲。周泽楷感觉到一种被撕裂的痛感从脖颈上传来,头皮发麻的同时,心却慢慢的沉了下去。

出事了。

周泽楷从失血过多的昏迷中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窄小的房间挂着各种各样的审讯工具,一缕细小的光亮从木板缝中照射进来。周泽楷看了看手腕上的铁链,愣怔了几秒,大脑开始高速运转,思索着从昨晚入睡到刚刚发生的所有事情。

为什么王杰希会突然被咒法控制,嗜血并且情绪失控?别墅中其他人为何没有阻拦王杰希对自己的囚禁?下这个咒的人是谁?一连串的问题瞬间涌现出来,周泽楷努力回想着自己看过的所有书籍,试图找出原因。某一个瞬间,思路突然清晰,周泽楷生平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冰冷的绝望。

正在他感叹下咒之人手法狠毒的时候,房门咔哒一声被推开,王杰希挥手示意身后的人退下,合上门,径直走到他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王杰希蹲下身平视着他的眼睛,一抹不易察觉的红光从他翠绿色的眸中划过,周泽楷眼前一黑,陷入昏迷。

周泽楷睁开眼睛坐起身,有些茫然的环视着周围。一望无际的黑暗中,只有不远处有一个凭空出现的身影。

王杰希走到周泽楷照片,脸色看起来非常不好,他有些粗暴的用佩剑抵着周泽楷的脖颈,说道:“我现在有几个问题需要问你,你最好如实回答,要知道你的谎言对我来说没有任何作用,反而,会要了你的命。”

周泽楷浅笑着看着他,默不作声。

王杰希努力平复好自己的情绪,开始他的询问。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可以进入我的意象世界。”

“恋人。”周泽楷如实说道,他知道这种回答对于现在的王杰希来说必定无法接受,他在试着激怒他。

王杰希微怔,眯起眼眸,继续问道:“既然是我的恋人,为什么这别墅里的仆人会不认识你?”
周泽楷露出有点苦涩的笑。

“噬魂咒。”

“会遗忘。”

王杰希猛的站起身,抬脚把他踹倒在地,拔出佩剑指着他的鼻尖,语气中是掩盖不住的愤怒。“你是说这种咒法现在还存在?开什么玩笑,这个咒法在10年前就被国王陛下彻底消除,怎么可能还会存在?你是说国王陛下能力不足?还是说他私自习得这咒法加害与我?况且,就算存在,以我的能力,在被人下咒时会毫无察觉?你好大的胆子,敢拿这种事情开玩笑,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周泽楷有些困难的站起身,意象世界的压级压的他有些喘不过气,摇晃了几下稳定好身形,周泽楷深吸一口气,重新望向了那双曾经满是爱恋的眼睛。

“怕,怕不能陪你。”周泽楷苦笑着一边说,一边在王杰希震惊的目光中迎着他举起的短剑走上前去。在王杰希惊诧的瞬间,短剑穿过了周泽楷的胸口,一股极强的压力紧紧环绕在他的周围,他感觉自己的头像要炸开一样,他松开手抱住了自己的头。一个熟悉的怀抱伴随着血的腥甜在他崩溃之际护住了他,王杰希有一瞬间的茫然,也只是一瞬间,他的眼中重新恢复了晴明,周泽楷抬起无力的手抱紧他,低头蹭蹭他的嘴唇,身边被突然出现巨大的白色翅膀包绕着,周泽楷低下头在他耳边轻轻地吐出几个字后,最终体力不支,松开他倒在地上。

意象世界崩塌,王杰希静静地抱着他,如一具空壳一般坐在漆黑的房间里。他揉了揉周泽楷柔软的头发,轻吻着他的唇角,眼泪控制不住的滴落在他的脸上。王杰希握住他的手在他耳边轻轻的说。

小周,我也爱你。

知道吗?在很多神话里,天使是不可重生的。噬魂咒的解决方法就是杀掉挚爱,不然就会反噬而死,天使用自己的永久毁灭换取了爱人的永生永世。



【可以说很崩了,但是我真的很想写这个故事,不管是不是玛丽苏,是不是老梗,也请各位不喜勿喷,谢谢】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