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将近晚,听闻谁吟诗

魔道澄吹
没脑子一号,谨慎关注
我是一个下不去手开车的废人

【少暗】

自青末离世已经四年之久,漠染每年梅雨时节都会来到归去兮的每个坟前放下一只兰花,也许是青末姐离世留下的伤害,也许是见惯了双手沾满鲜血,也许是看淡了生离死别,漠染像是没有感情的一块木头,每天重复着接任务→执行任务→任务完成回门派单一的生活。
又是一天,漠染接到刺杀一个贪官的任务后,便借用罗盘径直的朝着任务点赶去,到了任务点后,漠染是有些意外的,一个压榨百姓的贪官也会来这里烧香拜佛,莫不是知道有人要他的命?
漠染坐在房檐上,看着不远处正在求签拜佛的目标,心想着:既然是在少林,不宜在此杀生,便先留着你待你出少林那一刻便取了你的狗命。漠染站起身拍了拍自己衣服上的灰尘,朝着少林山门外飞去,准备在那里守株待兔,藏经阁的某个窗前,一个人攥紧手里的佛珠。
漠染坐在假山后等了大概一整天,终于等到目标走出山门上了马车,正准备尾随过去,却突然发现自己被定在原地。
大意了…
漠染咬牙,有些不耐烦的问道:阁下这是什么意思?
那人停下手中动作,走到人身旁,噩梦一般的声音在漠染耳边再次响起。
“暗香施主这么快便将贫僧忘记了吗?”

……
“你放开我,秃驴你特么听到没有,放开我。”漠染挣扎着,被人束缚着双手抗在肩上的感觉让他觉得尤为不爽,并不明白这个和尚到底想做什么,在野外进行刺杀任务时被人拦了去路,紧接着就是一杖挥来,漠染躲闪不及,被打翻在地,全身疼的钻心可想而知这一下用了多少功力,今天莫不是要折在这里。和尚走过来,蹲在漠染面前抬起手撩开挡住他面庞的头发,手上动作一顿。漠染抓起匕首忍着剧痛翻过刀背朝他的颈间挥去,和尚抬起手抓住他的手腕拧到他身后将他的两只手绑的结结实实。漠染狠狠地瞪着他,和尚挑了挑眉。
“漠染。”
漠染愣了愣,片刻,继续瞪着对方。
“你是谁?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查的。”
“我认识你吗?秃驴”
“你不认识我,但是我认识你。”
“秃驴,我对这种戏码没兴趣,你现在立马松开我听到没有?”
“听到了。”和尚看着他,手上依旧没有动作。
“我让你放开我!”
“等贫僧做完事,便放开你。”说罢,感觉一阵天旋地转,漠染才意识到自己被人扛在肩上。漠染咬牙问道:“你想做什么?”
“做你。”和尚淡淡的回复,推开房门。
“你特么是不是疯了,你放开我,放开我,啊!”被扔到床上,漠染挣扎着坐起身瞪着床前的和尚,恶狠狠地说道:“死秃驴我告诉你,你离我远点!你,你今天要是敢动我一下,我就拧掉你的狗头!”
和尚沉默片刻,把他的头狠狠地按到床上。
“呜。”
和尚咬牙扯着他的头发,强迫对方看向自己,笑里满是威胁:“我看施主怕是不清楚现在的状况。”
漠染愣了愣,眸中露出惊恐的情绪。
“我今天就是把你做死在这里都不会有人管你。”
这是一场噩梦一般的性爱,疼入骨髓的感觉无论怎样都无法抹去,身体与心理的绝望让漠染一再觉得自己真的会被这个疯子做死,跪在床上接受着他的侵犯,屈辱的眼泪顺着姣好的脸庞滑落,最后的最后大概是实在无法忍受这种折磨,漠染无力的偏过头,疼昏过去。

回忆结束,漠染的眸中染上一层阴霾,恰好定身失效,漠染抽出匕首朝着人挥过去,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和尚一手握住刀刃将匕首扯过扔到地上,另一只手掐着他的脖颈将人按在假山上。
“看来,施主还是没有明白乖一点的意思。”
一股凉意袭向全身,漠染身体剧烈颤抖着,窒息的感觉很不好受,挣扎着抬起手臂抓住人手腕试图摆脱对方的束缚。和尚松开手,看着对方无力的滑落在地剧烈喘息,一脸戒备地望着自己,抬手扯开他的衣领。



@以劣 感谢太太的梗,卡车非常开心

评论(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