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将近晚,听闻谁吟诗

魔道澄吹
没脑子一号,谨慎关注
我是一个下不去手开车的废人

【华暗】一个脑洞

华暗cp
注意避雷
文笔不好,告辞

华山一觉醒来便发现房间里的物件变大了不少,心想着或许是昨夜没有休息好,华山偏过头看向自家暗香。

………

???

!!!

华山看着面前比自己大了几倍的侧脸,瞬间清醒的不少,瞪大眼睛盯着自家恋人,终于意识到了有什么不对,转身看向床前不远处的镜子。

华山瞪大眼睛看着镜子里的仓鼠。

镜子里的仓鼠瞪大眼睛看着他。

……

我一定还没睡醒,我在做梦。

心里安慰自己半晌,认命的爬到自家暗香胸口上拍了拍,暗香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向他。房间里一时安静的有些恐怖。

“卧槽,看我发现了什么!仓鼠??”暗香把自己胸口上的小家伙捧在手里,坐起身,心情大好的盯着他看,“沧澜居然有养仓鼠,好小一只,这个胎记,好像沧澜。”

华山抽了抽嘴角,抓挠着暗香的手心表示抗议。

暗香左右看了看,脸上写满了疑惑,小声嘀咕:“沧澜去哪了?”

“仓鼠”挠了挠他的手心。

“小家伙你知道吗?”

“仓鼠”无奈的趴在他手心,颇为心累地想着自己恋人智商居然如此堪忧。

看到手心里的一小团突然焉了,暗香戳了戳“他”的背,眼睛里写满了担心:“小家伙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某仓鼠”突然又觉得觉得自家暗香天真一点还挺可爱的,放松身体趴在他手心,抬起爪子拍拍他的指腹。

暗香把仓鼠放在枕头里,起身换好衣服抹了把脸捞起仓鼠放在肩膀上走出房间。

门外某个路过的华山弟子看了看暗香肩膀上那只幸福感快要溢出的仓鼠,看了看仓鼠眉间的胎记………然后以光速跑到执剑堂门前的枯梅大师面前,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掌门!沧澜师兄又变成仓鼠啦!”

等…等一下…这…这?这是沧澜???

跟在华山弟子身后的暗香伫立在原地久久没有反应过来。

“仓鼠”抬起爪子摸了摸他的头发,暗香回过神,重新把“仓鼠”捧在手里,眼睛中写满复杂。

“沧澜…”

“仓鼠”点了点头。

“你怎么变成仓鼠了,虽然确实挺可爱的。但是我不想人兽啊…”

“……”“仓鼠”头上冒出一排黑线。这小家伙脑子里整天装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枯梅站在不远处看着一人一鼠心里思索着要不要过去,“仓鼠”忍不住白了暗香一眼,从暗香手心里跳出来,蹦跶到了枯梅脚边,挠了挠她的衣摆。枯梅半蹲下身揉了揉“仓鼠”,抬起头朝着暗香招招手,暗香凑过来,把“仓鼠”重新捞起来,捧到手心里盯着。枯梅犹豫了半晌,轻咳一声,低声朝着暗香说道:“老身如果没有猜错,阁下应该同我这徒弟早已结为情缘,如果可以,老身想托阁下帮老身照顾好我这个变成这副模样的徒弟,毕竟…”枯梅说着看了看暗香,又看了看一脸享受地躺在暗香手心里,抱着暗香手指同样用黑漆漆的小眼睛看着她的某“仓鼠”,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毕竟现在跟他最亲近的就是你,其他人老身怕他们会照看不利,所以这段时间就要麻烦阁下了。”

暗香愣了愣,木讷地点点头,把“仓鼠”重新放到肩膀上,拜别枯梅,离开华山,回了暗香。

接下来的几天持续上演着一副兔子追仓鼠的画面。

当然,还有宁宁追着兔子,蔓薇救兔子的画面就不提了,某暗香看着自家师姐玩的如此开心,放心的去医阁给师叔帮忙去了。

“仓鼠”生平第一次,深深地觉得,待在华山,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这辈子都不想来暗香了。

@森深 哈哈哈,我的新脑洞(:з」∠)_

评论(6)

热度(33)